国科大青年,翻越天山!

  • 文/图 孔维林 (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
  • 创建于 2022-11-01
  • 251

  编者按:在祖国西北边疆,天山山脉绵亘千里,把广阔的新疆分为南北两半。今年七月,8040威尼斯网址(以下简称“国科大”)2022级自然地理专业博士生孔维林与考察队员们翻越天山之巅,拥抱多情热土,把论文写在祖国大地上。本期《我爱科考》栏目,跟随孔维林重返“容纳万物”的新疆,听他讲天山科考的故事。

  此时我正站在乌鲁木齐一棵树下阴凉处,凉凉的风贴在皮肤上,干爽的气息,让人无比舒服。

  “新疆太大了,大到我用20年时间才走遍这片土地的角角落落,随便走走就几百公里。”我们的司机张师傅一脸骄傲地说。

  来新疆之前,我与许多人一样对新疆存有刻板印象,比如天气炎热,干旱缺水,物产匮乏,茫茫戈壁……可真正站在这片热土上,我发现我错了。

  接下来的天山科考之路(第二次青藏高原综合科学考察研究综合灾害风险评价与防御专题之天山科考)才让我真正理解张师傅所说的话,用富饶广阔形容太过单调,用浩瀚沙海太过普通,用瓜果飘香太过随意……新疆容纳万物。

1.孤独的牛

  7月10日,我们正式从乌鲁木齐出发,沿着S101公路一路向南奔赴奎屯,高山、草原、峡谷;金字塔状、层状、鼓包状;砂红色、灰白色、墨绿色;眼前的风景似开盲盒一样充满惊喜,原来山水也可以用五颜六色来形容。

  “山披彩裙地着纱,套色木刻一幅画。”山水之间,一架拱桥横跨而立,桥下的河床似调色板一般在为这幅山水画增添色彩,源源不断的沙石自泥石流沟冲击而下,形成堆积扇,似一支画笔正在蘸取色彩。

  越野车在道路上驰骋着,一条乳白色的河流映入眼帘,天空像铺满了棉花一样,我们情不自禁下车和这条河合了张影。随之映入眼帘的是那绿油油的草原,还有孤独的牛,静卧在山坡上,凝视着远方。

五颜六色的山

金字塔形的山

孤独的牛

  初到北疆,眼花缭乱的景色令我震撼,但这些在师兄的眼里均不值一提,看到一处古滑坡,他们眼里立马射出光芒。

  我们立刻下车对古滑坡进行了考察,魏涛师兄用无人机勘察它的地形,我和谢济仁师兄则爬上滑坡体,对滑坡后缘、滑坡壁进行观察,并打上标记点,以监测它是否会“复活”。

  这条S101公路正是从这个古老的滑坡体一穿而过,犹如衣服拉链一样连接着这处古滑坡上下盘。

  接着,我们发现了一处还在年轻发育的滑坡群,它长大以后极有可能将这条公路撕碎,于是我们接下来两天对其进行了全面详细的考察。我们用无人机获取其区域地形,取原状土、扰动土、环形土等土样做实验分析其破坏机理,并在每个滑坡主滑方向打上标记点。我们跑上跑下,挥舞着锄头、弄拨着锤子。不知不觉已是晚上10点,而晚霞却刚刚浮上天空。

  我们不禁感叹,原来新疆晚上10点的天空还未拉上黑幕,张师傅说:“一天能看两次落日,在乌鲁木齐看完落日,你现在坐飞机到喀什还能再看一次。”

  等我们下山时,天慢慢就黑了,远处还有几丝阳光透过黑云,映射下来,像是扒开乌云,让人见到光明,仅有一丝红晕印在薄暮当中,不知还以为是天刚拂晓。

S101公路上的古滑坡

GPS测量滑坡后缘拉裂缝

泥石流冲积扇

2.“大西洋的最后一滴眼泪”

  7月13日,我们从奎屯奔赴昭苏县,途经白石峰、赛里木湖、果子沟大桥去考察在建公路G219昭苏-温宿段的滑坡灾害。

  途中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被称为“大西洋最后一滴眼泪”的赛里木湖,一望无际。远远望去,白色的越野车在湖边驰骋着,那么渺小,又那么肆意自由。但它并没有大海那种汹涌澎湃,有的只是湖面吹来的肆意凉风,一下子能让人把心定住,只注意到这眼前的湖与山云融为一体。

  那跨越大峡谷的果子沟大桥也很快出现我们眼前,白色的斜拉索和山上冷绿色的云杉林交融在一起,究竟是人在看画,还是画里有人,已然分辨不清。

赛里木湖

果子沟大桥

3.一天的“一年四季”

  在我们越过白石峰期间,山脚下阳光明媚、热气腾腾,让人汗流浃背;刚上山时风清气爽、秋意渐浓;到半山腰时满山羊群,绿草茵茵、细雨润如酥;到了山顶,风雪交加、冰峰浮现,气温急剧下降,冻得人直发抖。

  在新疆,真的可以一天之内感受四季的变化。这里有春天的漾漾湖水,有夏天的炎炎暑光,有秋日金黄的百草,还有冬天纯洁的雪山。

  到达之后,我们正准备去在建的G219夏特古道内考察点位,天空突然下起了冰雹,砸着车玻璃嗡嗡作响,尽管远方还是晴空一片。

下冰雹

  由于天山天堑相隔,除有牧道相连外,没有便捷的汽车道路将天山北部伊犁地区和天山南部的南疆四地州之间相联系,两地之间的交通只能通过远路绕行,严重制约了区域经济的发展。G219昭苏-温宿段起于天山以北的昭苏县,终于天山南麓的温宿县,这条G219线将跨过峡谷,贯通冰川,翻越天山。

4.艺术品

  7月14日,早晨6点,张师傅敲门,帮我们泡好了面,我睡眼惺忪,倍受感动。我们不得不早点出发前往夏特古道,不然太晚冰雪融化,流水激增,恐有危险。路上一轮大大的月亮慢慢隐在云层后面,越野车飞速从黑夜驶向黎明。

  我们到了一处水库,水呈乳蓝色,可能含矿物质非常多,水淹着路面,看不清深浅,我们决定还是冒险往前冲过去,车头疯狂摇晃,强烈的推背感告诉我们前面的路深不见底,水已没过半截车身子,张师傅说怕水淹过引擎,我们就得在河中间过夜了,我们大笑。

  碰巧这里有一处大型古滑坡-堰塞湖,从无人机图像来看,这就像艺术品,像一棵古老的智慧树,伸展着不同分支,唤起心灵的声音。

古滑坡-堰塞湖

  在G219还在修建的路段上,先是来了一群骏马,继而来了一群牛,然后是一群羊,把狭窄的山路占得满满当当,许是山上的草更好吃些吧。几个哈萨克族人吆喝着,赶着羊群,我叫了一声“小伙儿”,一个哈萨克族小伙子转过头来,爽朗的笑容,配着高高的骏马,在这山涧,让人陶醉。

  等我们下山时,迎接我们的是被染成粉红色的的棉絮,零零散散地飘浮在天空之中。

马在吃草

哈萨克族小伙

5.绿毯

  7月15日,我们从昭苏赶到新源,考察S316公路则克台段滑坡灾害。

  由于这一段是地质灾害试验路段,没有铺成沥青路面,还是原始的石头路,一辆车飞奔过去后尘土飞扬,像发射了烟雾弹。我们上山时,周围全是蚊虫,像织了张黑网要把我们包进去。到了要登顶的时候,由于沿途没有路,我们只能扯着植物上去。

  无人机界面上,充满生命的绿色铺满了整个山体,像一张巨大的绿毯,又与“Windows XP系统桌面”异常相似,而有些地方则鹑衣百结,像是未修补的破洞,这些“破洞”便是山体滑坡。

  我们在这人迹罕至的山上挥洒着汗水,历经5天。每当我们从山上下来时,养蜂场的养蜂人便会朝我们微笑,让人不禁感叹:“许是主人太好客,一路绿毯一路花。”

绿毯

绿毯上的山体滑坡

6.独库公路

  7月20日,我们从新源到独山子,考察G219独库公路段滑坡灾害。

  如果能把新疆压缩成一条路,那么在我心中非独库公路莫属。独库公路贯通南北疆,短短500多公里,容纳了雪山、草甸、森林、峡谷、戈壁、河流、毡房、羊群、巴扎……这些独属于新疆的元素,在路上一览无余,简直是新疆这一幅隽永画卷的缩影。

  从独山子到乔尔玛,百转千回,这弯曲大道远望像一条白色的带子萦绕在群山之间,又像杂技演员手中飞舞的彩带,忽高忽低地回旋着,缠绕着翡翠般的山峦。车在这条“挂壁公路”上行驶着,时不时穿过巨大的溜砂坡,给这条“最美公路”又增加一种惊心动魄的气质。

独库公路上的雪山

独库公路山巨大溜砂坡

  从乔尔玛到那拉提,便到了“塞外江南”伊犁地区,一幅“立体草原”图就此展开,草原之上有四季积雪的巍峨天山,天山脚下有笔直挺拔的雪岭云杉,而在那水草丰茂的草原上,炊烟从哈萨克牧民的毡房中升起,牛羊惬意地到处吃草休息。

  从那拉提到巴音布鲁克,视野从狭窄的盘山公路移到开阔的万里草原,一览无余的旷达让人心潮澎湃,瞬间涌起“竹杖芒鞋轻胜马,一蓑烟雨任平生”的豪迈之情。

立体草原

独库公路上的风景

合影(从左至右 魏涛 谢济仁 孔维林)

  最后到达库车,初探南疆风貌,与北疆截然不同。这里植被稀少,森林草甸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火红的雅丹地貌,带着历史的厚重感扑面而来。怪石巍峨地伫立于公路两边,像火焰一般热烈,颇有点美国羚羊谷的风韵。

雅丹地貌和库车的地貌

7.风吹麦浪花千片

  7月23日,我们到达巩乃斯镇,2012年和静县里氏6.6级地震的震中区域就在这附近,路边边坡岩体严重受损,滑坡普遍发育,我们准备去震中区域考察滑坡灾害的分布特征。

  途中一片金黄色的油麦花海映入眼帘,风吹麦浪花千片,云点蓝天字一行,远方的田野上,麦苗返青,一望无边,像绿色的波浪,与金黄色的油麦花彼此交替,形成“金花麦浪”。

  到达巩乃斯林场深处,我们发现了许多地震滑坡,将滑坡区域的岩石样品仔细包裹后,运送回实验室用于后续分析。

巩乃斯河和巩乃斯林场

牛群和羊群

8.新疆的“大海”

  最后在从库车返回乌鲁木齐的途中,看见一处水与天相接的地方,满视野的蓝色,波纹叠着波纹,浪花追着浪花,海鸥在蔚蓝的天空中自由自在地飞翔着,在水里游泳的人们互相嬉戏,宽阔的沙滩上满是细沙绵绵。

  不禁让人发问,这不就是大海吗?

  张师傅回答说:“这就是新疆的‘大海’。”

  新疆的“大海”其实是博斯腾湖,博斯腾在维吾尔语中是“绿洲”的意思,位于新疆天山山脉的东南部山麓地区,地处焉耆盆地东南面的博湖县境内。博斯腾湖东西长度约为55公里,南北宽度约为25公里,湖泊面积约为1646平方公里,在我国所有湖泊中排名第八位,也是新疆面积最大的湖泊,湖水干净清澈,湖面烟波浩渺,深蓝色的湖水像大海一样,令人心旷神怡。

新疆的“大海”

  想起这20天的科考之路,心中不胜感激,感激这容纳万物的新疆,让我知道自己的无知,也逐步让我明确了未来的科研目标。

  我找了把木藤凳子坐下,静静地听着,海上摩托飞驰的声音,空调转机声音,风吹动五星红旗的声音……白云、夕阳、晚霞、水面、波浪、海鸥、昆虫、树木,交汇在一起的声音。

在山上工作

云的影子

  小科普:重峦叠嶂、气势雄伟的天山山脉从东到西横亘在新疆中部,虽然不及喜马拉雅山脉那么高耸,但仍凭一己之身将这片西域热土一分为二,形成“性格迥异”的北疆和南疆。

  由于天山对西和西北湿润气流的阻挡作用,空气在天山北坡一侧作上升运动时,海拔升高气温下降,水汽凝结容易成云致雨,所以迎风坡一侧多降水,使得云杉与落叶松野蛮生长,也因此在干旱的西北内陆孕育了奇迹生命般的绿洲。

  然而,当气流终于鼓足力气翻过了巍峨的天山,空气中的水汽含量已经很少,然后作下沉运动,就能产生强烈的“焚风效应”。又干又热的风在天山南坡一泻千里,造就了南疆寸草不生的荒漠景观,与北疆的绿意盎然形成巨大的视觉反差。但南疆是古代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所以具有浓厚的历史人文气息,也就形成一句俗语,“北疆看风景,南疆看人文”。

责任编辑:张文静